冬菇不常来

下拉有惊喜↓

是个傻子且暴躁,惹到我了还好话不听老子就直接锤爆

懒癌晚期 治疗告急

比起写字画画还是更加热爱和人唠嗑

封面来自@此处为家

cp洁癖癌晚期患者

不接受同圈内任何,除我打过tag的cp粮食安利

【若叶】A_Q‖ONLY‖短‖主轻松视角‖_

实在不行了……粮太少了……居然真的被一个cp逼的自己画画自己产粮…现在还自己写死了文……我已经几年没写过同人了啊……我想继续沙发瘫啊!!本王不想动啊!!!!求大家快产粮啊!!!因为我差不多是个废物了【吐血】

*ooc严重
*实际上我脑洞苦手
*好吧文笔也苦手
*好啦好啦  画风也是苦手啦!
*看前请一定做好心理准备
*顺便要喷请私信…

走你!!


"哇……说真的好吵啊……"

阿松头疼的趴在窗户往下看,准备出门的十四松在门口又叫又跳,一松跑出来摸摸他的下巴,低声说着好乖好乖,试图安抚住他。 

"果然还是好在意啊到底是怎么回事,呐,轻松?"

阿松突然转过头吧话题丢了过来。被叫到名字轻松一脸迷茫,继续看书也不是,接话也不是。

"我说,"阿松走过来跟轻松趴在一起。"那家伙小时候不是挺粘你的?"

"那又怎么?话说你离太近了好恶心!!走开点!"

"啊啊 我的弟弟们怎么都这么不可爱啊"

"突然说了些什么??!所以都说了好恶心滚远点啊!!"

轻松一脸【变态 恶心  神经病  有多远滚多远】的看着阿松,长兄表示很受伤,孤独寂寞的出去玩小钢珠安慰下心灵。

"真的是。"看阿松出了门轻松脸色才好看一点。

"……………………"

"啊………家里……又只有我一个了啊。"

说实话是不是一个人这件事,轻松本身就无所谓,从小就是这样了,大家出去各玩各的他就在家里看书。因为这个,他自认与其他兄弟不同,要比他们很加沉稳 识大局。

【自己是正常人,跟他们还是有不一样的。】

轻松经常会在心里偷偷这样告诉。没错 ,要做个正常人才可以,要正常才可以,不然会被排斥掉的。

【会被整个的全部排斥掉的】

所以大家在一起吵的时候自己可以一起闹,该玩的还是要玩,但是总要有地方突显出他与他们的不同。

比如现在。

环视了一遍空荡荡的房间,轻松好像听见了楼下客厅钟表走动的滴答声。

"一个人…啊………"

叹息一样的又说了一遍,刻意是对自己强调一样。手抬起来一点又放了下去,视线一直停留在书页一个角落,动也不动,什么都看不进去了,浑身无力。

"混蛋…"轻松烦躁的在地上翻了个身,顺势吧胳膊用住了眼睛,在没人的时候声音出现了颤抖,"为什么……突然说出来啊。"

【明明,都那么努力的装作不在意了】

实际上不是这样的。

轻松的确从小就会一个人在家里看书,但是总有一个弟弟在半路会返回来,进门的时候大叫一声【我回来了!】就跑上来蹭到他身边,轻松问了好几次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早都是被一句【玩够了就回来了啊】堵了回去,索性就不在问,而且他也不吵他看书,就趴在一边,玩本子玩纸玩一切可以拿到的东西。

"轻松哥哥。"

当他觉得做了什么很新奇的东西,会忍不住自己呵呵呵的笑出声,注意到轻松看过去的眼光,会跑过来从后面抱住轻松的肩膀,小声叫唤着哥哥,把东西递给轻松看,眼睛全是想被夸奖的期待,是明亮又柔软的金黄色。

被那么真挚的注视着,谁都会动容的吧?

被十四松那么柔软的注视着。

这是个开始,有铺垫,但是不确定有没有未来。

当六子们开始有自理能力的时候,轻松就下意识的去照顾了有点跟不上的十四松,到那个时候轻松简直是开始对十四松盲宠了起来,虽然十四松要求并不多,但是只要他说了轻松就会立刻去做,无论有心无心,只要说了,只要他知道了。考虑他周边的事情,照顾他的生活,在忙都会陪他玩乐,说这是兄长的职责。被一松和段松怀疑的看着也没关系,轻松就是想看十四松笑的样子,只要十四松露出一点点难过的表情,就拒绝不了他任何要求。

其他四个也乐意这样,毕竟照顾人这个事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做,加上十四松又不是和多乖的人,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些吵了。特别是晚上睡觉的时候,夏天一热喜欢乱动,踢着人不说还会因为睡姿不好打呼噜,冬天因为怕冷又会经常把被子裹过去而且还无意识的抱紧身边的人 ,力气又大还不自知。其他四个直接把轻松扔十四松旁边去让他去处理,到现在也是。

渐渐长大之后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跟一松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,在就最近十四松的小要求多了起来,帮忙递水,拿书和玩具之类的。

"嘛…现在也只剩这点交集了吧。"

扯过沙发上的抱枕,把枕头和膝盖一起抱住,轻松感觉有点不知所措,天气太好了,轻松想着,天气实在是太好了,太阳太大了,天空太蓝了,光线太强了,自己盯着看太久了,所以眼睛才会酸痛为了保护眼睛才出来了多余的眼泪。

轻松把自己缩在房间的角落里,脸埋在胸膛与抱枕的空隙间,不再去看一眼窗外,用力的深呼吸。

算了。

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的,不用在意。

"轻松哥哥!!"

"什……??!!"

十四松回来了,轻松目瞪口呆的看着房门那里站着傻笑的人,脑子里像是有几百口锣鼓被敲的齐天响,太阳穴鼓起突突的跳动。

【为什么?这个时候??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??】

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回来?为什么在自己好不容易逃避过去的时候回来??

"轻松哥哥!!"对面的人什么都没察觉到,傻笑的举起手甩着袖子走进来

"轻松哥哥,我回来了!!"

那是个什么样的感觉?窗外的阳光猛的全部聚在十四松身上,莹润柔和的包裹着他。被照亮的瞳孔里,轻松看见了自己的影子,闯进房间的风带着耀眼的金色和嫩绿的树叶,轻松听见心脏的疯跳声音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居然会记得这么清楚,十几年前十四松第一次推开房门的时候自己的感觉,那个瞬间被这样清晰的还原了出来,血淋淋的。

轻松猛的把头埋进枕头里,死咬住下唇吞咽着呜咽,眼泪终于夺眶而出。就是这个笑容,就是这个声音和语调,把自己缠住了,迷恋上了就万劫不复。

根本逃不掉啊!

"哥哥?"

十四松迷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有些犹豫的在跺脚。

轻松浑身绷紧,瞪着眼睛,不甘心的愤怒咆哮着把他淹没,内心深处却在无力的哭泣。

怎么可能不在意?!怎么可能会有表面上那么平和?!那个可是他一手带大的十四松啊,那是他怎么也拒绝不了的十四松,为什么他们是亲兄弟,为什么长大了就不会陪在自己身边了?

为什么…

自己会这么努力想做个正常人?

对面的人安静了一会,轻松听见了衣服随着动作发出的摩擦声,十四松跪下来伸手抱住了缩起来的轻松,柔软的脸颊贴着轻松的头顶,手有点笨拙的在后脑勺揉搓着,低声说道

"好乖 好乖。"

已经连安慰人的方式都是一样了吗?像是要灼伤怒火变成了一张网,死死的束住自己,无法挣扎的感觉反而让他变的无力,轻松推开十四松的手

"我没事,就是有点累"

十四松拉住轻松伸出来的手抱进怀里,轻松动了一下被抓的更紧。感觉怀里的手放松了力气,十四松重新把人抱进怀里呵呵呵呵的笑,轻轻的摇晃,"轻松哥哥还是很喜欢逞强唉。"感觉到怀里的人一僵,十四松去捧对方的脸,轻松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缩,被更强硬的抬起了头。眼睛直直的对上了,十四松一直咧着嘴笑,但是眼底压着点点金色,微弱的闪耀着,湿润的瞳孔微微张,润泽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。

心理防线"轰"的全部崩塌掉了,看着这样的眼睛轻松心被纠紧的难以呼吸,自己居然让十四松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了,怎么忍心呢?

泛红的眼角被人小心触碰着,十四松看着轻松还蓄着眼泪的眼睛,咧开的嘴角收回去了一些。

"明明那么害怕寂寞的,为什么要推开我?"

还不等轻松做出任何反应,十四松压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到在地,挤进他两腿之间,死扣住轻松的两个手腕。

"?!"

"是被发现了吗?"十四松低头看着轻松,随他开始用力挣扎,慢慢加大手里的力气一边自顾自的说,声音颤抖的带出哭腔,轻松着魔样的盯着他不动了,十四松才接着说下去"我一开始是以为被哥哥发现了,但是哥哥又像以前一样还愿意照顾我,我想不懂啊。"

轻松躺在地上,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眼泪要落不落,努力的继续笑出来,惊慌的问自己是不是发现了,明明都是怕的嘴唇都在颤抖,还是坚持着逼着自己问下去。

"别说了!"

轻松猛吼出来,不敢去看那双眼睛。在说下去…就回不去了,但是十四松没听见一样继续说。

"为什么不可以说!轻松哥哥是发现了的吧…发现了我…"

不可以再说了,内心里的恐慌想蛇一样盘旋而出,冰冷的蛇信舔着轻松的耳朵,但是自己什么都阻止不了了,身体被压住动弹不得,即使自己吼出声十四松也会继续说完,什么都阻止不了。

"发现我喜欢你了吧…哥哥。"

一把大火吧内心烧成了荒原,满地焦黑的草根,空气里是什么彻底消逝至尽的糊味,明明自己这么辛苦的想把这个掩盖过去了,为什么你这么轻易的就可以一把把它全部撕碎?

但是生不了气啊,十四松他终于哭了出来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在轻松脸上,为他下着一场咸涩又悲哀的雨。

没错自己发现了,发现了十四松对他抱着同样的感情了,但是他没有狂喜的时间,而是惊恐的选择了逃避,但同时又不能彻底放开十四松,所以他就这样一边用小东西牵扯着十四松,一边在十四松忍不住靠近又狠狠推开他,还欺骗自己是十四松自己要走,是十四松抛弃了他们。

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么卑鄙又恶心的东西?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被十四松喜欢?错的从来不是十四松,他只是被自己的自私和所谓的为他好的正义给牵扯住了,被动的跟着节拍走。

"我们…是亲兄弟啊……"

不是的!轻松绝望的闭上眼睛, 自己想说的并不是这句话,自己想说的并不是这样的!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,为什么那个所谓的正义还在牵扯自己的思想,还要对十四伤害更多吗?

"啊…果然被讨厌了啊……"

没有!没有讨厌你!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啊。轻松死命的摇头但是就是说不出一句话。

"毕竟,轻松哥哥一直是想做个正常人普通的过完一生啊,被自己的亲弟弟喜欢……很恶心吧。"

"不是的……"

轻松小声的说了一句,怎么会恶心,自己根本是高兴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但是这份罪孽不应该你也来担,但是啊……

"轻松哥哥也一直在忍耐吧,对我的照顾也只是因为是一家人不好说重话吧"

但是啊十四松……

"我…我以后…呜……"

轻松把自己的手从十四松的手机抽出来,十四松主动送了手,哭的说话哽咽不清,轻松用袖子轻轻擦掉十四松眼泪,摸着十四松惊讶又疑惑的脸,在他眼里十四松这样哭的耳根通红也很可爱。

"不是这样的十四松,"轻松放柔声音说到,"我也喜欢你啊。"

但是啊十四松,我忍不住了,就这样,一起堕落吧。

"真的吗?"十四松眼泪还没止住,茫然的抓住在擦他眼泪的轻松的手。

"嗯,是我最先喜欢上你的。"看着十四松混合着惊喜重新笑开的脸,轻松也开始愉悦起来,说出来反而是浑身舒爽,虽然以后肯定更难走,应为比起同性开说,他们是亲兄弟这一点更不被认同,但是没有关系。

轻松笑着看十四松用奇怪的姿势和声音欢呼。

等在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拥吻在一起,默契的好像早就该这样。

没有关系的,只要看见十四松的笑容,只要他能一直陪在自己生边就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。毕竟,自己从小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十四松的一切,只要他愿意,轻松什么都愿意赔。





后记

这里忍不住唠嗑一下啊,真是谢谢你们忍着这个乱七八糟的短文读到了这里,这是我时隔三年的在一次动笔  …修饰和叙述已经全部死掉了 
  
讲真  虽然我以前是其他cp圈里  若叶我追几天来着  但是人物崩塌的我在打字的时候就有自知之明!!自己都不忍心重新看一次  所以有错字我也不知道不要介意……全文乱七八糟的感情线也是乱成一团  情绪的递进也莫名其妙  但是这也是我的极限了………

   希望有小天使可以提更多的建议给我让我下次改进改进,毕竟这个cp比较冷我已经看见以后我自产自销的未来了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