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菇不常来

下拉有惊喜↓

是个傻子且暴躁,惹到我了还好话不听老子就直接锤爆

懒癌晚期 治疗告急

比起写字画画还是更加热爱和人唠嗑

封面来自@此处为家

cp洁癖癌晚期患者

不接受同圈内任何,除我打过tag的cp粮食安利

【若叶】湖底_‖随笔‖意识流?‖_

*一篇十四松名字都没出现过的若叶【?】

*千字以内成功!【鼓掌】

*谁杀死了知更鸟设定【?】有

*又名《松野轻松的矫情》



松野轻松推开门,眼睛从面前八只放的乱七八糟的鞋尖面前扫过,在门口踌躇了会,拧着眉头躲过了放了几个同样吵的乱七八糟的兄弟的房间。

捏了下手,满手的汗。

他感觉他鞠着把水,满身满肺挤出来的水,他像是把自己的血蒸干了换回片刻的冷静,又像是上了战场一样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的抽搐发抖,路上的是敌人,周围的、所视的都成了敌人。而他只是忍着,手上青筋暴起,逃开了。

太阳不见了,那些云压过来了。

轻松闩紧了门,坐在窗沿上,半瞌着眼睛还是忍不住的咕噜转,他想着那些小知更鸟,想着她们围绕太阳转欢快的样子,抖落着漂亮的羽毛,清脆的声音,吵闹也不让人嫌恼,还有那火红的脸和胸脯。

做个麻雀也好。到这,他就想不下去了。

满脑子只觉得睡一觉就不错,但是怎么睡,他不知道。云已经很低了,像在污水里裹着的棉花,又臭又恶心,那味道突然又扯到另外的,鱼忠家的那个,磨的反光的刀架在板子上,铮的一声就剁下去,混着腥臭的血水溅在脸上,还带着活过的温度,和那些淋漓淌下的汗水一样的温度吧。轻松盯着那几只惊飞起来的苍蝇想,脸上也顾不得擦。

松野轻松闭上眼睛由着自己沉下去,很深的水,很黑的底,越来越冷,他没扑腾也没喊出声,连伸个手探出去都懒得,这样方便找借口敷衍自己。

他坐在湖底,什么也没想,但是又好像还存着个希望。

然后那人就来了,伸手把他给捞了出去。像捧着个宝贝,像以前一样。他看着他在湖底也发着柔柔的光,不像自己绿的那么清冷。

黄色的,温暖的。

哼。轻松从鼻子里嗤笑。倒是忘记他那蠢样子也做不了鸽子,那么自己也不是麻雀了。

看着下面的人笑开的脸,轻松知道这雨终究是没地方下来了。

-FIN-

评论(5)

热度(18)